兔珍珍7亿即兴金收买进:标注的纯利摆荡父亲业绩允诺言接压

“全民运触动|骏驰赛车尽鼓触动系列赛”第二站在贵阳炽暖和开赛

专业月嫂:酷睿i5+HD4570DELLStudio1458评测

2019年10月21日 00:19


  莫露从士多出来的时候,经过一辆银白色小车反射的阳光,刚好直直地射进她因写数学写到半夜视力已为4.3却不戴眼镜的眼睛“感觉真像走在路上被一个陌生人的尖刀直指胸膛那样不知所措”莫露在心里默默地想,并下意识用手挡一下自己的眼睛,企图让它们慢慢适应这世界。
  可她一点也不想停留,因为买单时她已经发现那个穿蓝色制服化着淡妆的售货员小姐用诧异的眼神时不时瞄她两眼。当然,这也在情理之中,谁看到一个穿着土气白色校服一身三好生气味的女生用平时装惯了各种教科书的书包来装十八罐啤酒会没有任何疑问和惊讶呢?
  七月末的太阳不是吃素的。秉承着“不让你们汗流浃背,不让你们不敢外出,不让你们对我畏惧决不罢休”的原则的太阳,很快就让莫露大汗淋漓“那些不愿停留在我身体里,不愿停留在我生命里的水,就放你们自由吧”莫露用小手绢擦了擦脸。
  因为光的直线传播而透过繁茂的树叶成像的光斑,如同一簇簇燃烧的火焰。水泥公路似乎也被蔓延开去。整个世界都烧成黄色。
  “南方的夏天真难让人爱它”莫露一直延着人行道走,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大概是真的太热了,极少有人在路上走动,身旁公路上的车子也多是烦躁地疾驰而过,仿佛多停留一会儿或者放慢速度,太阳就会把它们熔成铁浆。
  在莫露漫无目的的时候,一辆黄色的车晃了一下她的眼睛。那辆暴露在充满能量的日光下的公车就像是从金色光里走出来的英雄,给她无限的希望和指引。
  小镇是个落后的地方,没有地铁,没有飞机场,没有火车,连公车也没有特定站点。只要你想上车,挥挥手示意就可以。当然,你能不能顺利地上车,更多时候取决于司机的心情。
  莫露挥了挥手,车子停下来了。尽管她4.3的视力还不能确定车究竟开去哪里,但她还是走了上去。车上人并不多,有几个大声说笑的中年妇女和装菜的铁篮子。
  莫露还没站稳,车子就“叭叭”开始颤抖。她没反应过来,直接扑到了投币箱上。
  “放两块”
  莫露清晰地听到大概十点钟方向发出的男低音,比这辆公车还震颤,让人感觉声音渗透出的感情比铝合金投币箱温度还低。
  两块?莫露翻遍了自己身上可能放钱的地方,只有一张二十“那个,我只有二十,可以找零吗?”莫露红着脸,前所未有的紧张。她出了汗的手心里紧紧地拽着那二十块钱,窘迫地看着满脸横肉的司机。莫露的白色校服已经湿透。
  “一中的?”令莫露大吃一惊的问话。莫露慢慢抬起了头,看见司机温暖的微微上扬的嘴角,她点了点头“嗯,今天开学”
  “不用投钱了,找个位子坐好吧”
  公车老了,气喘吁吁的。
  “一中可是好学校啊,我听说……”
  莫露找了个靠窗的位子,把书包脱下来放在双腿上,看着路边疾驰而过的世界,感觉时间和生命在这一刻停止。而司机大叔和卖菜阿姨的话,就像是脸旁的风轻轻掠过。
  这世界的地域差距还真大。看着窗外渐变的风景,莫露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由镇上路旁类似法国梧桐那样高雅的植物到布满黄色尘土的顽强桉树,从安静的小城镇到尘土滚滚黄沙满天如同燃烧的森林的大工地,一切都那么突兀。那些好像一个个生死未卜的亡命之徒的泥头车,在烦躁地对着迎面的公车大喊大叫。
  莫露没有心思咒骂它们,因为她看到了一条河。河水涨起来了,跟刚生完孩子的母亲一样有充足的奶水。辽阔的水面在阳光下眨眼睛。
  “师傅,我想下车”莫露突然冲动地喊。莫露一下车就被狠毒的太阳折磨得头晕,什么东西都不愿理会,唯一的想法就是找个能乘凉的好地方。书包里冰冻过的啤酒似乎也在流汗,透过书包渗到后背。这也算是清凉的慰藉吧。
  她顺着一条稍微少点灰尘的小路走去,两旁的树渐渐多了起来,慢慢地,围成了一条绿色的隧道。莫露小心翼翼,努力走好每一步,就像是在完成她的人生。
  没几步,莫露看到了一棵大树,树下是一个小码头。与七月末闷热让人烦躁的空气形成鲜明对比的夹杂着清新的江水味的风让她神清气爽。她坐到最下一级的阶梯上,双脚刚好放进江水中。冰凉的感觉就在瞬间传遍身体的各个部位,每一寸肌肤,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江中偶尔经过几条货船,激起的水浪轻拍她的脚。
  而河岸上只有一片片荒草地,设想中的浪漫沙滩没有出现。只有几排被称为“蛋家艇”的渔船停在上游几百米处。她隐约间闻到了鱼特有的腥味,看到了晒在阳光下无精打采的网。莫露打开书包,原来在冰箱里保护着的啤酒已沾满了大把的水。莫露很不熟练地打开易拉罐,把小半罐倒入水中。
  “亲爱的,生日快乐”
  她猛地把啤酒往嘴里灌,而大部分酒则顺着她的颈部往下流。把空罐子放一边,她才发现自己的白色校服已经湿透了。但她没有像平时那样小心翼翼地擦拭并尽可能保持一尘不染的状态。
  “去你的十八岁”
  她又开了一罐,但味道是什么还不知道就又没有了。
  “去你的……嗯,什么的?”莫露大喊,却突然词穷了“嗯,去他的高考和三好学生”
  她突然站起来,用尽全力把残留着小半瓶酒的酒瓶狠狠地摔出去,过程中,某几滴垂死挣扎的啤酒洒进她的眼睛。根据动量定理,莫露的眼睛很自然就红了,眼睛突然成了决堤的大坝一样,液体说下就下。
  “喂,喂,美丽广西,清洁乡村啊”
  循着清朗而又戏谑的笑声,模糊的眼睛被一件蓝色T恤攻占。隐约看见他在河岸随手拿了一支竹篙,把那只想要离去却又被浪推回来的啤酒罐捞了起来。
  他扬了扬手里的易拉罐,“一毛钱一个呢”
  一股江风正好迎面而来。
  他的黑色短发竟有些凌乱了呢。
  他的牙齿真白。
  他身上的鱼腥味也不是很讨厌。
  莫露呆住了,究竟怎么了?只是个陌生人而已。


  临近期末,一个人独处的日子多了起来。相比从前三两成群的生活,此刻的状态是我一直寻觅的,终于找到了来之不易的安宁。
  进入大学之前,我是一个很刻苦的人,晨读晚习,一天都没有落过。在大学崭新的环境中,我曾经朝气蓬勃的精神状态却不复存在。
  有人说,学霸都是孤独的。我怕吵闹,却并不厌恶孤独。曾经有这样一段话打动了我——“察觉到自己孤独或是不孤独,都是轻视。孤独即轻视自己,不孤独即轻视孤独”原本我以为自己天生缺乏安全感,想着某天一人生活的时候一定会被孤独侵袭,然而现在自己真正过上了独行、独处的日子,却发现孤独二字并不像字面上这么茕茕独立。正如幸福是一种感觉,孤独也是一种内心感受。只要你心怀阳光,任孤独再强大都奈你不何。
  我对黑夜的迷恋大概是从高中开始的。脑海中有关高中时代的片段,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某个温柔安静的少年,不是堆成小山的试卷,而是下了自习后一个人回宿舍时头顶的灿烂星空。记得那时的风很轻柔夜很清凉,拥挤喧哗的人潮早已过去,橘色的路灯下只有不时匆匆走过的身影。我走出教室,走过食堂,走进宿舍区,温柔的晚风吹动小路两旁的树叶“沙沙”作响。在惜时如金的高三,我却毫不吝惜时间,舍不得错过这来之不易的休憩。我想,在那段匆匆岁月,没有第二个人发现这份有时效性的美。它是我一个人的秘密,在那段密不透风的记忆中散发着流萤般微弱而又郑重明亮的光。
  印象中我小时候似乎很怕黑,或许是童话中天一黑就会有邪恶作祟的缘故,故常将黑夜与黑暗联系在一起。长大了渐渐成熟,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我不再轻易相信童话,对黑夜的看法才有了改观。校园小径,夜灯独立,晕黄的灯光无所拘束。那样的夜,可以回想,可以展望,内心一派熟悉的感觉。白天尘世的浮夸在夜晚全部隐匿起来,像是一个有着异域风情的女子终于掀开了面纱,露出了惊艳绝伦的面容。夜晚褪去了伪装,露出了它沉静的本质。念及之处,全是微妙,沉淀了昨日的简单。在这样的夜,没有观众因而无需表演,全世界静止,你的思想却乘着夜的清风四处游荡。在这样的夜,你可以真正地放下防备,享受这一刻的轻松与惬意,寻找回白日里丢失的情绪。这样的夜,最真诚,最踏实,最安宁。
  如今的我,形单影只心却在歌唱,因为内心有足够充实的东西,有足够的底气,有沉淀下来的喜乐安稳。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在一个人的狂欢中,仰望星空,醉清风。专业月嫂
  临近期末,一个人独处的日子多了起来。相比从前三两成群的生活,此刻的状态是我一直寻觅的,终于找到了来之不易的安宁。
  进入大学之前,我是一个很刻苦的人,晨读晚习,一天都没有落过。在大学崭新的环境中,我曾经朝气蓬勃的精神状态却不复存在。
  有人说,学霸都是孤独的。我怕吵闹,却并不厌恶孤独。曾经有这样一段话打动了我——“察觉到自己孤独或是不孤独,都是轻视。孤独即轻视自己,不孤独即轻视孤独”原本我以为自己天生缺乏安全感,想着某天一人生活的时候一定会被孤独侵袭,然而现在自己真正过上了独行、独处的日子,却发现孤独二字并不像字面上这么茕茕独立。正如幸福是一种感觉,孤独也是一种内心感受。只要你心怀阳光,任孤独再强大都奈你不何。
  我对黑夜的迷恋大概是从高中开始的。脑海中有关高中时代的片段,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某个温柔安静的少年,不是堆成小山的试卷,而是下了自习后一个人回宿舍时头顶的灿烂星空。记得那时的风很轻柔夜很清凉,拥挤喧哗的人潮早已过去,橘色的路灯下只有不时匆匆走过的身影。我走出教室,走过食堂,走进宿舍区,温柔的晚风吹动小路两旁的树叶“沙沙”作响。在惜时如金的高三,我却毫不吝惜时间,舍不得错过这来之不易的休憩。我想,在那段匆匆岁月,没有第二个人发现这份有时效性的美。它是我一个人的秘密,在那段密不透风的记忆中散发着流萤般微弱而又郑重明亮的光。
  印象中我小时候似乎很怕黑,或许是童话中天一黑就会有邪恶作祟的缘故,故常将黑夜与黑暗联系在一起。长大了渐渐成熟,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我不再轻易相信童话,对黑夜的看法才有了改观。校园小径,夜灯独立,晕黄的灯光无所拘束。那样的夜,可以回想,可以展望,内心一派熟悉的感觉。白天尘世的浮夸在夜晚全部隐匿起来,像是一个有着异域风情的女子终于掀开了面纱,露出了惊艳绝伦的面容。夜晚褪去了伪装,露出了它沉静的本质。念及之处,全是微妙,沉淀了昨日的简单。在这样的夜,没有观众因而无需表演,全世界静止,你的思想却乘着夜的清风四处游荡。在这样的夜,你可以真正地放下防备,享受这一刻的轻松与惬意,寻找回白日里丢失的情绪。这样的夜,最真诚,最踏实,最安宁。
  如今的我,形单影只心却在歌唱,因为内心有足够充实的东西,有足够的底气,有沉淀下来的喜乐安稳。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在一个人的狂欢中,仰望星空,醉清风。


  想到崔老师de时候,我不知为什么想起来de是这样一句很时尚的话语。
  我的崔老师他很朴素,与这样华丽的语句放在一起一点儿也不和谐。我对崔老师的祝福也很平实,平实到了十多年间几乎没有电话没有信件没有贺卡。
  但我可以对着自己的良心发誓说,我对崔老师的挂念一直在心底。十多年的时间里我将他的形象像VCD光盘一样在心里放了一遍又一遍。虽然隔了迢迢的山水,又隔了沧桑的岁月,我的眼睛依然看得见他的一举手一投足,听得到他铿锵的声音。
  崔老师虽然去了,他匍匐在头的黑发,他油光的黑色脸膛,他父亲般的慈爱依然历历在目。
  如果你也有一位恩师,如果你也做过教师,我相信你也会有这样的体验。一个人对自己老师的思念只有自己做教师的时候才会理解得最深刻,因为这时候,他或她有足够的时间来反刍他或她的老师的一举一动,因为他或她有很好的视角来解析曾经的细节背后的丝丝纹理。
  崔老师是我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我大学毕业后也做了初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所以,各学段的老师里面,崔老师的形象在我的眼前晃动得最多。
  崔老师最得意的教学方法是“过电影法”。所谓“过电影法”就是睡觉的时候将当天在学校里学过的知识放映一遍,这个方法遵循的是孔老夫子温故而知新的道理,本无什么新意,但这个方法在当时我们的生活和学习条件下可以说是老师的一项发明创造了。
  那时我们住校,睡十几个人一张的通铺,两个通铺中间是长而窄的过道,每个学生在宿舍的势力范围就是一个窄条的放铺盖的位置。chi饭的时候我们就将窄条的褥子揭开,露出一小截水泥台面,然后在上面放上从食堂里盛来的白开水就馍馍与咸菜疙瘩吃。夏天酷热,冬日奇冷。加上我们管理炉火的本事不够,炉火常在晚上最冷时分熄灭,于是最冷的时候我们便两个人合抱了来睡。在这样艰苦的学习条件下,崔老师要求的“过电影”真可谓好处多多。一是巩固了白天所学的知识,二是锻炼了归纳梳理能力,三是提高了想象能力,四是培养了乐观情怀,五还有催眠作用。不是吗?许多的苦难便在这“过电影”的时候忘却了,许多的梦想便在这“过电影”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方法下有一个很经典的例子,是一个学习很刻的学生,一天因为太累所以她入眠早,那时大家还在一旁说点儿碎话,还没有进入到“过电影”的阶段,就听她在被子里很清晰地却分明是在昏睡中念到“I’m going to do……”此乐何极!
  崔老师的教育往往很有轰动效应。这种轰动来自他的一长串的惯用语。他有一句口头禅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若到,必定全报”,这一串话每每崔老师说出来的时候都气势磅礴,很有感召力,同时也会引我们这些小女生私下里暗笑,因为这些话他往往用来对付那些很调皮让他很难招架的男生。还有一串,是他影射那些调皮学生的休闲生活的,他这样编排那些学生:“吃了饭,没事干;修配厂、拖拉机站,转一转啊转一转。”修配厂、拖拉机站是当时空旷的乡中学周围仅有的单位,这话真的很切合那些贪玩的学生的真实生活。所以听来觉得很好玩,对其他同学的教育就在这样的哄笑声中完成了。还有当时教我们学习词性,他一说出来就是一串——“名动形、数量代,副介连助叹拟声”,所以,不管多差的学生,不管他们能不能识别这些词性,这些词性的类别因为崔老师一长串念咒似的话语就都牢记在胸了。
  崔老师很关注那些贫困而好学的学生,像所有的好老师一样。那时在崔老师的班里,我的奖学金和助学金都是最高的,无疑我是最受崔老师关注的几个同学之一。当时学校有一个校办印刷厂,时不时需要帮忙,崔老师就在上自习的时候给我和另外一个家庭贫困的同学放假,让我们去印刷厂帮忙,这样的忙不白帮,每次都要给点小费补偿的。虽说也就是三块五块的事儿,这样的时候也不会很多,但我却牢牢地记在心里,因为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挣“工资”呢。
  还有一次,老师的关注让我很感动。那是一个接近元旦的日子,天很冷。老师把我和另外两名学生叫到办公室,布置外出参加语数外三科竞赛的事情。当时我穿着的红格子棉鞋脚头有些开裂,因为还不到返家时间没有及时将开裂的地方缝补,看起来就像露出“洞天”的样子。于是我站在那里格外窘迫,感觉我的鞋上那开裂的地方好像藏着极大的秘密,就怕别人的眼睛看过来。于是,我的一只脚不由自主地往另外一只脚后缩。但最后还是被崔老师发现了。他很含蓄地嘱咐我们说:“到了那里(参赛的学校),不要一看他们其他学校的学生比我们的个子高、穿得好就心慌。记住,我们的真本事在脑子里,对自己一定要有自信啊,这是考好的保证。”遗憾的是那次我竞赛成绩很一般,辜负了他的期望。
  崔老师在我们中间也是有外号的,这个外号是一届一届学生传下来的,是一个很难听的名称——“小钢炮”。名字的来由据我分析有二:一是崔老师长得紧凑而又壮实,面黑,说话利落,给人感觉是很有爆发力的那种。二是他对我们要求太严格,即“说到做到,不放空炮”的那种。崔老师住二十里外的另一个县城的乡村,从他家到学校是一路上坡,那个长长的坡是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垣坡,只能堆着车子走。很奇怪的是,那时他规定我们早六点起床跑步,每每我们晨起时分想到他昨晚已回家想偷懒时,他就已经在外面很响亮地吆喝我们起床了。于是我们只好一边急匆匆地穿衣服一边絮絮叨叨地埋怨着这个“小钢炮”给我们带来的麻烦。
  出操的时候,他很少与我们一起跑步,可能是一路上跋涉太艰辛了吧,他只站在那里数圈数,所以谁跑慢了跑快了跑少了跑多了他心里一清二楚。那时我患有关节炎,跑步速度不能太快,一跑快了就有要摔倒的感觉。这时,崔老师就站在一边很严厉地说:“张海迪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能这样吗?”那时崔老师总是愿意给我们读一些报道张海迪事迹的文章,可能在他的心里,我们应该以张海迪为榜样。但那时的我心里想着,我又没把自己当张海迪,真可笑啊。临了还把他对我讲的话讲给其他同学开心。
  但在崔老师,他的话就是他的想法,在他心里,他真的把我比了张海迪,比了女排姑娘。这从我上了高中后他给我的一封信中可以得知。那时,我告别崔老师是以他的弟子的第一名也是乡里第一名的成绩离开的,但离开后并没有一封信写给他,因为自己进了高中后有一些不如意。后来是崔老师托别人捎过来一句话,说“让小鱼给我写封信吧”。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我真的是一时无言,对于敬爱的崔老师,我与其说是忘记不如说是无颜啊。等到后来我也做了老师,试着从一个老师的角度来看崔老师的做法,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地伤了老师的心。然后是慌忙写了信给崔老师,告诉他我的近况,然后就得到了老师洋洋千余言的回信。其中有一句说:“昨天晚上我看中国女排赛,我想起了你”,因为这句话与“张海迪”的典故异曲同工,在我的意识里格外鲜明。至此,我真正了解了崔老师在我身上的良苦用心。专业月嫂

yuyanlai自于生活,看lai我得多像我得农民奶奶学习语言,这样我de作文cai会语句生dong哦!

专业月嫂:关于印发广州市食品装置然属地办责制的畅通牒


  想到崔老师的时候,我不知为什么想起来的是这样一句很时尚的话语。
  我的崔老师他很朴素,与这样华丽的语句放在一起一点儿也不和谐。我对崔老师的祝福也很平实,平实到了十多年间几乎没有电话没有信件没有贺卡。
  但我可以对着自己的良心发誓说,我对崔老师的挂念一直在心底。十多年的时间里我将他的形象像VCD光盘一样在心里放了一遍又一遍。虽然隔了迢迢的山水,又隔了沧桑的岁月,我的眼睛依然看得见他的一举手一投足,听得到他铿锵的声音。
  崔老师虽然去了,他匍匐在头的黑发,他油光的黑色脸膛,他父亲般的慈爱依然历历在目。
  如果你也有一位恩师,如果你也做过教师,我相信你也会有这样的体验。一个人对自己老师的思念只有自己做教师的时候才会理解得最深刻,因为这时候,他或她有足够的时间来反刍他或她的老师的一举一动,因为他或她有很好的视角来解析曾经的细节背后的丝丝纹理。
  崔老师是我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我大学毕业后也做了初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所以,各学段的老师里面,崔老师的形象在我的眼前晃动得最多。
  崔老师最得意的教学方法是“过电影法”。所谓“过电影法”就是睡觉的时候将当天在学校里学过的知识放映一遍,这个方法遵循的是孔老夫子温故而知新的道理,本无什么新意,但这个方法在当时我们的生活和学习条件下可以说是老师的一项发明创造了。
  那时我们住校,睡十几个人一张的通铺,两个通铺中间是长而窄的过道,每个学生在宿舍的势力范围就是一个窄条的放铺盖的位置。吃饭的时候我们就将窄条的褥子揭开,露出一小截水泥台面,然后在上面放上从食堂里盛来的白开水就馍馍与咸菜疙瘩吃。夏天酷热,冬日奇冷。加上我们管理炉火的本事不够,炉火常在晚上最冷时分熄灭,于是最冷的时候我们便两个人合抱了来睡。在这样艰苦的学习条件下,崔老师要求的“过电影”真可谓好处多多。一是巩固了白天所学的知识,二是锻炼了归纳梳理能力,三是提高了想象能力,四是培养了乐观情怀,五还有催眠作用。不是吗?许多的苦难便在这“过电影”的时候忘却了,许多的梦想便在这“过电影”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方法下有一个很经典的例子,是一个学习很刻的学生,一天因为太累所以她入眠早,那时大家还在一旁说点儿碎话,还没有进入到“过电影”的阶段,就听她在被子里很清晰地却分明是在昏睡中念到“I’m going to do……”此乐何极!
  崔老师的教育往往很有轰动效应。这种轰动来自他的一长串的惯用语。他有一句口头禅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若到,必定全报”,这一串话每每崔老师说出来的时候都气势磅礴,很有感召力,同时也会引我们这些小女生私下里暗笑,因为这些话他往往用来对付那些很调皮让他很难招架的男生。还有一串,是他影射那些调皮学生的休闲生活的,他这样编排那些学生:“吃了饭,没事干;修配厂、拖拉机站,转一转啊转一转。”修配厂、拖拉机站是当时空旷的乡中学周围仅有的单位,这话真的很切合那些贪玩的学生的真实生活。所以听来觉得很好玩,对其他同学的教育就在这样的哄笑声中完成了。还有当时教我们学习词性,他一说出来就是一串——“名动形、数量代,副介连助叹拟声”,所以,不管多差的学生,不管他们能不能识别这些词性,这些词性的类别因为崔老师一长串念咒似的话语就都牢记在胸了。
  崔老师很关注那些贫困而好学的学生,像所有的好老师一样。那时在崔老师的班里,我的奖学金和助学金都是最高的,无疑我是最受崔老师关注的几个同学之一。当时学校有一个校办印刷厂,时不时需要帮忙,崔老师就在上自习的时候给我和另外一个家庭贫困的同学放假,让我们去印刷厂帮忙,这样的忙不白帮,每次都要给点小费补偿的。虽说也就是三块五块的事儿,这样的时候也不会很多,但我却牢牢地记在心里,因为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挣“工资”呢。
  还有一次,老师的关注让我很感动。那是一个接近元旦的日子,天很冷。老师把我和另外两名学生叫到办公室,布置外出参加语数外三科竞赛的事情。当时我穿着的红格子棉鞋脚头有些开裂,因为还不到返家时间没有及时将开裂的地方缝补,看起来就像露出“洞天”的样子。于是我站在那里格外窘迫,感觉我的鞋上那开裂的地方好像藏着极大的秘密,就怕别人的眼睛看过来。于是,我的一只脚不由自主地往另外一只脚后缩。但最后还是被崔老师发现了。他很含蓄地嘱咐我们说:“到了那里(参赛的学校),不要一看他们其他学校的学生比我们的个子高、穿得好就心慌。记住,我们的真本事在脑子里,对自己一定要有自信啊,这是考好的保证。”遗憾的是那次我竞赛成绩很一般,辜负了他的期望。
  崔老师在我们中间也是有外号的,这个外号是一届一届学生传下来的,是一个很难听的名称——“小钢炮”。名字的来由据我分析有二:一是崔老师长得紧凑而又壮实,面黑,说话利落,给人感觉是很有爆发力的那种。二是他对我们要求太严格,即“说到做到,不放空炮”的那种。崔老师住二十里外的另一个县城的乡村,从他家到学校是一路上坡,那个长长的坡是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垣坡,只能堆着车子走。很奇怪的是,那时他规定我们早六点起床跑步,每每我们晨起时分想到他昨晚已回家想偷懒时,他就已经在外面很响亮地吆喝我们起床了。于是我们只好一边急匆匆地穿衣服一边絮絮叨叨地埋怨着这个“小钢炮”给我们带来的麻烦。
  出操的时候,他很少与我们一起跑步,可能是一路上跋涉太艰辛了吧,他只站在那里数圈数,所以谁跑慢了跑快了跑少了跑多了他心里一清二楚。那时我患有关节炎,跑步速度不能太快,一跑快了就有要摔倒的感觉。这时,崔老师就站在一边很严厉地说:“张海迪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能这样吗?”那时崔老师总是愿意给我们读一些报道张海迪事迹的文章,可能在他的心里,我们应该以张海迪为榜样。但那时的我心里想着,我又没把自己当张海迪,真可笑啊。临了还把他对我讲的话讲给其他同学开心。
  但在崔老师,他的话就是他的想法,在他心里,他真的把我比了张海迪,比了女排姑娘。这从我上了高中后他给我的一封信中可以得知。那时,我告别崔老师是以他的弟子的第一名也是乡里第一名的成绩离开的,但离开后并没有一封信写给他,因为自己进了高中后有一些不如意。后来是崔老师托别人捎过来一句话,说“让小鱼给我写封信吧”。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我真的是一时无言,对于敬爱的崔老师,我与其说是忘记不如说是无颜啊。等到后来我也做了老师,试着从一个老师的角度来看崔老师的做法,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地伤了老师的心。然后是慌忙写了信给崔老师,告诉他我的近况,然后就得到了老师洋洋千余言的回信。其中有一句说:“昨天晚上我看中国女排赛,我想起了你”,因为这句话与“张海迪”的典故异曲同工,在我的意识里格外鲜明。至此,我真正了解了崔老师在我身上的良苦用心。专业月嫂
  吕红,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华中师大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博士。著名旅美作家,美国俄亥俄大学研究学者,现为美国《红杉林·美洲华人文艺》杂志总编、美华文协副会长。著有长篇小说《美国情人》、《尘缘》、散文集《女人的白宫》、小说集《午夜兰桂坊》、《红颜沧桑》等。
  从前以为很了不起的大江大河最后回眸一瞥,却是很不起眼的一个小水塘!
  我陪着父亲去老家,看到一片水塘,父亲感慨,当年就为了游到对面岸上,结果呛水,差点被淹死!“为什么要游到对岸?”我问。老爸说:“肚子饿,想去田里偷吃青豆,就跟小伙伴打赌,看谁先游到对岸。不料半途出了意外,在水中手脚扑腾拼命挣扎……最后被人救了上来,那次经历真是一辈子难忘。”
  去老家祭祖前,我们先是陪老爸去江西见老姑,他风烛残年的老妹。在清晨的小城里,走路腰背弯着的老姑一步步挪动,为了迎接多年未见、山高水远的亲人。从前我来过这里,那时候所有人一样贫困,还不觉得怎么样,而今,见过大江大海人间富贵后,怎能不感叹?此地时光彷佛停留在往昔!为了款待贵客,老姑提早去菜市场买了肥多瘦少的五花肉,煮了白米饭,还泡了冰糖花旗参茶。老爸去厨房漱口,才发现从水管里流出的是浑浊的、带有铁锈色的水,去厕所才发现要走陡峭的石梯,生活状况比自己想象的差很远。老爸流泪了。
  想当年寒窗苦读,妹妹捡麦穗、做烟卷卖钱,送到他学校。他这个妹妹在家很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几个孩子去田间地头捡麦穗、谷子,哥哥篮子里总没她多,原来,是她趁人不注意,连捡带偷,扯下一把就放在自己篮子里……看到老妹如今境遇不佳,他忍不住辛酸。
  姑姑提到年轻时,有个年轻人追她,一念之差,从此命运跌宕。后来姑父被打成右派,影响了一家人的前途命运。再后来平反,也没有补偿几十年的任何损失。往事并不如烟。
  老爸记忆中那个口若悬河、旁征博引满腹经纶的才子,我那姑父,怎么衰老得神情痴呆、嗫嗫嚅嚅,木讷得像个老农?再不会见书籍报刊有错字就提笔修改,见人说话不对劲就发宏论了。
  老爸心里始终对姑姑和姑父念念不忘,不然怎会在老年还舟车劳顿地大老远来相见。姑姑曾变卖了自己的订婚戒指,想方设法地悄悄塞钱给他这个当哥哥的。他的同学还说:“你妹妹蛮漂亮的。”他笑笑,心里涌起小小得意。肚子饥饿、衣着寒酸的穷学生,毕竟还有个好妹妹啊。
  当然,老爸这辈子也没真正有能力帮助他妹妹,老爸只是帮了老姑儿子的大忙,让他凭着优异的成绩上了大学,成为高级教师。说来也奇了,过去从不进厨房的男子,自当了孩子的爸后就摇身一变,厨艺高超,也没人教也不须看菜谱,掌勺从不尝自己锅里煮的烧的,端出来就令人垂涎欲滴。不管是炸圆子、炸藕夹、莲藕煨汤,还是板栗烧子鸡、汽水肉,样样精通,最让人解馋的当然还是招牌菜:红烧肉。
  老爸做的红烧肉是一绝呢。别人怎么做红烧肉我不太清楚,但父亲烧红烧肉是用砂钵子,佐料有生姜、大葱、豆蔻、五香大料等,掌握火候酌情倒油、糖,搁猪肉块,搅拌,倒入酱油,盖上盖子,间或锅铲翻翻,慢慢炖熟。那股肉香还没出锅已经透过盖子四处溢漫。当一钵油光发亮的红烧肉端上桌,全家老少及亲友纷纷伸出筷子时,成就感总让老爸满脸漾起慈爱的笑意。总之,他烧出的肥肉是肥而不腻,瘦肉炖得酥烂却很有嚼头,肉皮红润透明充满胶质,用现在的话说,是绝对美容的。而红烧肉的汤汁也是宝贝,下一顿就着那油汤烧大白菜,连汤带菜热热乎乎,也是鲜香满口,余味无穷啊!
  妹说:“说得我好馋呀!下次回家,一定要老爸烧红烧肉。”唉!她想得倒挺美,我心想,老爸还能做出当年的红烧肉吗?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想到崔老师的时候,我不知为什么想起来的是这样一句很时尚的话语。
  我的崔老师他很朴素,与这样华丽的语句放在一起一点儿也不和谐。我对崔老师的祝福也很平实,平实到了十多年间几乎没有电话没有信件没有贺卡。
  但我可以对着自己的良心发誓说,我对崔老师的挂念一直在心底。十多年的时间里我将他的形象像VCD光盘一样在心里放了一遍又一遍。虽然隔了迢迢的山水,又隔了沧桑的岁月,我的眼睛依然看得见他的一举手一投足,听得到他铿锵的声音。
  崔老师虽然去了,他匍匐在头的黑发,他油光的黑色脸膛,他父亲般的慈爱依然历历在目。
  如果你也有一位恩师,如果你也做过教师,我相信你也会有这样的体验。一个人对自己老师的思念只有自己做教师的时候才会理解得最深刻,因为这时候,他或她有足够的时间来反刍他或她的老师的一举一动,因为他或她有很好的视角来解析曾经的细节背后的丝丝纹理。
  崔老师是我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我大学毕业后也做了初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所以,各学段的老师里面,崔老师的形象在我的眼前晃动得最多。
  崔老师最得意的教学方法是“过电影法”。所谓“过电影法”就是睡觉的时候将当天在学校里学过的知识放映一遍,这个方法遵循的是孔老夫子温故而知新的道理,本无什么新意,但这个方法在当时我们的生活和学习条件下可以说是老师的一项发明创造了。
  那时我们住校,睡十几个人一张的通铺,两个通铺中间是长而窄的过道,每个学生在宿舍的势力范围就是一个窄条的放铺盖的位置。吃饭的时候我们就将窄条的褥子揭开,露出一小截水泥台面,然后在上面放上从食堂里盛来的白开水就馍馍与咸菜疙瘩吃。夏天酷热,冬日奇冷。加上我们管理炉火的本事不够,炉火常在晚上最冷时分熄灭,于是最冷的时候我们便两个人合抱了来睡。在这样艰苦的学习条件下,崔老师要求的“过电影”真可谓好处多多。一是巩固了白天所学的知识,二是锻炼了归纳梳理能力,三是提高了想象能力,四是培养了乐观情怀,五还有催眠作用。不是吗?许多的苦难便在这“过电影”的时候忘却了,许多的梦想便在这“过电影”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方法下有一个很经典的例子,是一个学习很刻的学生,一天因为太累所以她入眠早,那时大家还在一旁说点儿碎话,还没有进入到“过电影”的阶段,就听她在被子里很清晰地却分明是在昏睡中念到“I’m going to do……”此乐何极!
  崔老师的教育往往很有轰动效应。这种轰动来自他的一长串的惯用语。他有一句口头禅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若到,必定全报”,这一串话每每崔老师说出来的时候都气势磅礴,很有感召力,同时也会引我们这些小女生私下里暗笑,因为这些话他往往用来对付那些很调皮让他很难招架的男生。还有一串,是他影射那些调皮学生的休闲生活的,他这样编排那些学生:“吃了饭,没事干;修配厂、拖拉机站,转一转啊转一转。”修配厂、拖拉机站是当时空旷的乡中学周围仅有的单位,这话真的很切合那些贪玩的学生的真实生活。所以听来觉得很好玩,对其他同学的教育就在这样的哄笑声中完成了。还有当时教我们学习词性,他一说出来就是一串——“名动形、数量代,副介连助叹拟声”,所以,不管多差的学生,不管他们能不能识别这些词性,这些词性的类别因为崔老师一长串念咒似的话语就都牢记在胸了。
  崔老师很关注那些贫困而好学的学生,像所有的好老师一样。那时在崔老师的班里,我的奖学金和助学金都是最高的,无疑我是最受崔老师关注的几个同学之一。当时学校有一个校办印刷厂,时不时需要帮忙,崔老师就在上自习的时候给我和另外一个家庭贫困的同学放假,让我们去印刷厂帮忙,这样的忙不白帮,每次都要给点小费补偿的。虽说也就是三块五块的事儿,这样的时候也不会很多,但我却牢牢地记在心里,因为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挣“工资”呢。
  还有一次,老师的关注让我很感动。那是一个接近元旦的日子,天很冷。老师把我和另外两名学生叫到办公室,布置外出参加语数外三科竞赛的事情。当时我穿着的红格子棉鞋脚头有些开裂,因为还不到返家时间没有及时将开裂的地方缝补,看起来就像露出“洞天”的样子。于是我站在那里格外窘迫,感觉我的鞋上那开裂的地方好像藏着极大的秘密,就怕别人的眼睛看过来。于是,我的一只脚不由自主地往另外一只脚后缩。但最后还是被崔老师发现了。他很含蓄地嘱咐我们说:“到了那里(参赛的学校),不要一看他们其他学校的学生比我们的个子高、穿得好就心慌。记住,我们的真本事在脑子里,对自己一定要有自信啊,这是考好的保证。”遗憾的是那次我竞赛成绩很一般,辜负了他的期望。
  崔老师在我们中间也是有外号的,这个外号是一届一届学生传下来的,是一个很难听的名称——“小钢炮”。名字的来由据我分析有二:一是崔老师长得紧凑而又壮实,面黑,说话利落,给人感觉是很有爆发力的那种。二是他对我们要求太严格,即“说到做到,不放空炮”的那种。崔老师住二十里外的另一个县城的乡村,从他家到学校是一路上坡,那个长长的坡是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垣坡,只能堆着车子走。很奇怪的是,那时他规定我们早六点起床跑步,每每我们晨起时分想到他昨晚已回家想偷懒时,他就已经在外面很响亮地吆喝我们起床了。于是我们只好一边急匆匆地穿衣服一边絮絮叨叨地埋怨着这个“小钢炮”给我们带来的麻烦。
  出操的时候,他很少与我们一起跑步,可能是一路上跋涉太艰辛了吧,他只站在那里数圈数,所以谁跑慢了跑快了跑少了跑多了他心里一清二楚。那时我患有关节炎,跑步速度不能太快,一跑快了就有要摔倒的感觉。这时,崔老师就站在一边很严厉地说:“张海迪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能这样吗?”那时崔老师总是愿意给我们读一些报道张海迪事迹的文章,可能在他的心里,我们应该以张海迪为榜样。但那时的我心里想着,我又没把自己当张海迪,真可笑啊。临了还把他对我讲的话讲给其他同学开心。
  但在崔老师,他的话就是他的想法,在他心里,他真的把我比了张海迪,比了女排姑娘。这从我上了高中后他给我的一封信中可以得知。那时,我告别崔老师是以他的弟子的第一名也是乡里第一名的成绩离开的,但离开后并没有一封信写给他,因为自己进了高中后有一些不如意。后来是崔老师托别人捎过来一句话,说“让小鱼给我写封信吧”。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我真的是一时无言,对于敬爱的崔老师,我与其说是忘记不如说是无颜啊。等到后来我也做了老师,试着从一个老师的角度来看崔老师的做法,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地伤了老师的心。然后是慌忙写了信给崔老师,告诉他我的近况,然后就得到了老师洋洋千余言的回信。其中有一句说:“昨天晚上我看中国女排赛,我想起了你”,因为这句话与“张海迪”的典故异曲同工,在我的意识里格外鲜明。至此,我真正了解了崔老师在我身上的良苦用心。专业月嫂

最让我难忘的其实是你在给我吹笛子的风采,你虽不是什么大师,但笛声随着你的一吹一吸,似天籁般从嘴边流出,好像山涧潺潺流淌的水声,我仿佛看见那清澈透明的溪水随着弯弯曲曲的小径流下,时而急,时而缓。你的笛声使这个月夜更静谧了,月光似乎更柔和了,使我躁动的心变得平静。漂浮着的音符流向天边与月光共舞,那作文http://www.zuowen8.com旋律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不去,早已铭记于心,一如你对我的爱。

专业月嫂:海棠花开产业兴文昌城梅村伸进节外面企业确立共享农村儿子

【<】【p】【>】【清】【夜】【,】【阖】【眼】【入】【睡】【。】【四】【<】【u】【>】【作】【文】【h】【t】【t】【p】【:】【/】【/】【w】【w】【w】【.】【z】【u】【o】【w】【e】【n】【8】【.】【c】【o】【m】【<】【/】【u】【>】【周】【都】【安】【静】【下】【来】【了】【,】【这】【时】【便】【满】【耳】【都】【是】【秋】【虫】【的】【声】【音】【。】【它】【们】【与】【白】【天】【一】【样】【安】【闲】【,】【无】【论】【做】【什】【么】【事】【,】【仿】【佛】【都】【有】【自】【得】【之】【趣】【。】【在】【夜】【晚】【,】【星】【月】【和】【轻】【微】【的】【凉】【风】【看】【守】【着】【整】【夜】【,】【拌】【和】【着】【泥】【土】【与】【桂】【花】【的】【迷】【香】【。】【秋】【虫】【在】【合】【奏】【,】【它】【们】【高】【、】【低】【、】【宏】【、】【细】【、】【疾】【、】【徐】【、】【作】【、】【歇】【,】【就】【好】【像】【经】【过】【乐】【师】【的】【精】【心】【训】【练】【,】【其】【实】【它】【们】【每】【一】【个】【都】【是】【神】【妙】【的】【乐】【师】【。】【每】【天】【,】【我】【几】【乎】【都】【在】【这】【些】【众】【妙】【毕】【集】【、】【各】【抒】【灵】【感】【的】【细】【唱】【中】【入】【眠】【。】【这】【,】【便】【是】【诗】【意】【。】【<】【/】【p】【>】专业月嫂【<】【b】【r】【>】【 】【 】【想】【到】【崔】【老】【师】【的】【时】【候】【,】【我】【不】【知】【为】【什】【么】【想】【起】【来】【的】【是】【这】【样】【一】【句】【很】【时】【尚】【的】【话】【语】【。】【<】【b】【r】【>】【 】【 】【我】【的】【崔】【老】【师】【他】【很】【朴】【素】【,】【与】【这】【样】【华】【丽】【的】【语】【句】【放】【在】【一】【起】【一】【点】【儿】【也】【不】【和】【谐】【。】【我】【对】【崔】【老】【师】【的】【祝】【福】【也】【很】【平】【实】【,】【平】【实】【到】【了】【十】【多】【年】【间】【几】【乎】【没】【有】【电】【话】【没】【有】【信】【件】【没】【有】【贺】【卡】【。】【<】【b】【r】【>】【 】【 】【但】【我】【可】【以】【对】【着】【自】【己】【的】【良】【心】【发】【誓】【说】【,】【我】【对】【崔】【老】【师】【的】【挂】【念】【一】【直】【在】【心】【底】【。】【十】【多】【年】【的】【时】【间】【里】【我】【将】【他】【的】【形】【象】【像】【V】【C】【D】【光】【盘】【一】【样】【在】【心】【里】【放】【了】【一】【遍】【又】【一】【遍】【。】【虽】【然】【隔】【了】【迢】【迢】【的】【山】【水】【,】【又】【隔】【了】【沧】【桑】【的】【岁】【月】【,】【我】【的】【眼】【睛】【依】【然】【看】【得】【见】【他】【的】【一】【举】【手】【一】【投】【足】【,】【听】【得】【到】【他】【铿】【锵】【的】【声】【音】【。】【<】【b】【r】【>】【 】【 】【崔】【老】【师】【虽】【然】【去】【了】【,】【他】【匍】【匐】【在】【头】【的】【黑】【发】【,】【他】【油】【光】【的】【黑】【色】【脸】【膛】【,】【他】【父】【亲】【般】【的】【慈】【爱】【依】【然】【历】【历】【在】【目】【。】【<】【b】【r】【>】【 】【 】【如】【果】【你】【也】【有】【一】【位】【恩】【师】【,】【如】【果】【你】【也】【做】【过】【教】【师】【,】【我】【相】【信】【你】【也】【会】【有】【这】【样】【的】【体】【验】【。】【一】【个】【人】【对】【自】【己】【老】【师】【的】【思】【念】【只】【有】【自】【己】【做】【教】【师】【的】【时】【候】【才】【会】【理】【解】【得】【最】【深】【刻】【,】【因】【为】【这】【时】【候】【,】【他】【或】【她】【有】【足】【够】【的】【时】【间】【来】【反】【刍】【他】【或】【她】【的】【老】【师】【的】【一】【举】【一】【动】【,】【因】【为】【他】【或】【她】【有】【很】【好】【的】【视】【角】【来】【解】【析】【曾】【经】【的】【细】【节】【背】【后】【的】【丝】【丝】【纹】【理】【。】【<】【b】【r】【>】【 】【 】【崔】【老】【师】【是】【我】【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我】【大】【学】【毕】【业】【后】【也】【做】【了】【初】【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所】【以】【,】【各】【学】【段】【的】【老】【师】【里】【面】【,】【崔】【老】【师】【的】【形】【象】【在】【我】【的】【眼】【前】【晃】【动】【得】【最】【多】【。】【<】【b】【r】【>】【 】【 】【崔】【老】【师】【最】【得】【意】【的】【教】【学】【方】【法】【是】【“】【过】【电】【影】【法】【”】【。】【所】【谓】【“】【过】【电】【影】【法】【”】【就】【是】【睡】【觉】【的】【时】【候】【将】【当】【天】【在】【学】【校】【里】【学】【过】【的】【知】【识】【放】【映】【一】【遍】【,】【这】【个】【方】【法】【遵】【循】【的】【是】【孔】【老】【夫】【子】【温】【故】【而】【知】【新】【的】【道】【理】【,】【本】【无】【什】【么】【新】【意】【,】【但】【这】【个】【方】【法】【在】【当】【时】【我】【们】【的】【生】【活】【和】【学】【习】【条】【件】【下】【可】【以】【说】【是】【老】【师】【的】【一】【项】【发】【明】【创】【造】【了】【。】【<】【b】【r】【>】【 】【 】【那】【时】【我】【们】【住】【校】【,】【睡】【十】【几】【个】【人】【一】【张】【的】【通】【铺】【,】【两】【个】【通】【铺】【中】【间】【是】【长】【而】【窄】【的】【过】【道】【,】【每】【个】【学】【生】【在】【宿】【舍】【的】【势】【力】【范】【围】【就】【是】【一】【个】【窄】【条】【的】【放】【铺】【盖】【的】【位】【置】【。】【吃】【饭】【的】【时】【候】【我】【们】【就】【将】【窄】【条】【的】【褥】【子】【揭】【开】【,】【露】【出】【一】【小】【截】【水】【泥】【台】【面】【,】【然】【后】【在】【上】【面】【放】【上】【从】【食】【堂】【里】【盛】【来】【的】【白】【开】【水】【就】【馍】【馍】【与】【咸】【菜】【疙】【瘩】【吃】【。】【夏】【天】【酷】【热】【,】【冬】【日】【奇】【冷】【。】【加】【上】【我】【们】【管】【理】【炉】【火】【的】【本】【事】【不】【够】【,】【炉】【火】【常】【在】【晚】【上】【最】【冷】【时】【分】【熄】【灭】【,】【于】【是】【最】【冷】【的】【时】【候】【我】【们】【便】【两】【个】【人】【合】【抱】【了】【来】【睡】【。】【在】【这】【样】【艰】【苦】【的】【学】【习】【条】【件】【下】【,】【崔】【老】【师】【要】【求】【的】【“】【过】【电】【影】【”】【真】【可】【谓】【好】【处】【多】【多】【。】【一】【是】【巩】【固】【了】【白】【天】【所】【学】【的】【知】【识】【,】【二】【是】【锻】【炼】【了】【归】【纳】【梳】【理】【能】【力】【,】【三】【是】【提】【高】【了】【想】【象】【能】【力】【,】【四】【是】【培】【养】【了】【乐】【观】【情】【怀】【,】【五】【还】【有】【催】【眠】【作】【用】【。】【不】【是】【吗】【?】【许】【多】【的】【苦】【难】【便】【在】【这】【“】【过】【电】【影】【”】【的】【时】【候】【忘】【却】【了】【,】【许】【多】【的】【梦】【想】【便】【在】【这】【“】【过】【电】【影】【”】【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方】【法】【下】【有】【一】【个】【很】【经】【典】【的】【例】【子】【,】【是】【一】【个】【学】【习】【很】【刻】【的】【学】【生】【,】【一】【天】【因】【为】【太】【累】【所】【以】【她】【入】【眠】【早】【,】【那】【时】【大】【家】【还】【在】【一】【旁】【说】【点】【儿】【碎】【话】【,】【还】【没】【有】【进】【入】【到】【“】【过】【电】【影】【”】【的】【阶】【段】【,】【就】【听】【她】【在】【被】【子】【里】【很】【清】【晰】【地】【却】【分】【明】【是】【在】【昏】【睡】【中】【念】【到】【“】【I】【’】【m】【 】【g】【o】【i】【n】【g】【 】【t】【o】【 】【d】【o】【…】【…】【”】【此】【乐】【何】【极】【!】【<】【b】【r】【>】【 】【 】【崔】【老】【师】【的】【教】【育】【往】【往】【很】【有】【轰】【动】【效】【应】【。】【这】【种】【轰】【动】【来】【自】【他】【的】【一】【长】【串】【的】【惯】【用】【语】【。】【他】【有】【一】【句】【口】【头】【禅】【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若】【到】【,】【必】【定】【全】【报】【”】【,】【这】【一】【串】【话】【每】【每】【崔】【老】【师】【说】【出】【来】【的】【时】【候】【都】【气】【势】【磅】【礴】【,】【很】【有】【感】【召】【力】【,】【同】【时】【也】【会】【引】【我】【们】【这】【些】【小】【女】【生】【私】【下】【里】【暗】【笑】【,】【因】【为】【这】【些】【话】【他】【往】【往】【用】【来】【对】【付】【那】【些】【很】【调】【皮】【让】【他】【很】【难】【招】【架】【的】【男】【生】【。】【还】【有】【一】【串】【,】【是】【他】【影】【射】【那】【些】【调】【皮】【学】【生】【的】【休】【闲】【生】【活】【的】【,】【他】【这】【样】【编】【排】【那】【些】【学】【生】【:】【“】【吃】【了】【饭】【,】【没】【事】【干】【;】【修】【配】【厂】【、】【拖】【拉】【机】【站】【,】【转】【一】【转】【啊】【转】【一】【转】【。】【”】【修】【配】【厂】【、】【拖】【拉】【机】【站】【是】【当】【时】【空】【旷】【的】【乡】【中】【学】【周】【围】【仅】【有】【的】【单】【位】【,】【这】【话】【真】【的】【很】【切】【合】【那】【些】【贪】【玩】【的】【学】【生】【的】【真】【实】【生】【活】【。】【所】【以】【听】【来】【觉】【得】【很】【好】【玩】【,】【对】【其】【他】【同】【学】【的】【教】【育】【就】【在】【这】【样】【的】【哄】【笑】【声】【中】【完】【成】【了】【。】【还】【有】【当】【时】【教】【我】【们】【学】【习】【词】【性】【,】【他】【一】【说】【出】【来】【就】【是】【一】【串】【—】【—】【“】【名】【动】【形】【、】【数】【量】【代】【,】【副】【介】【连】【助】【叹】【拟】【声】【”】【,】【所】【以】【,】【不】【管】【多】【差】【的】【学】【生】【,】【不】【管】【他】【们】【能】【不】【能】【识】【别】【这】【些】【词】【性】【,】【这】【些】【词】【性】【的】【类】【别】【因】【为】【崔】【老】【师】【一】【长】【串】【念】【咒】【似】【的】【话】【语】【就】【都】【牢】【记】【在】【胸】【了】【。】【<】【b】【r】【>】【 】【 】【崔】【老】【师】【很】【关】【注】【那】【些】【贫】【困】【而】【好】【学】【的】【学】【生】【,】【像】【所】【有】【的】【好】【老】【师】【一】【样】【。】【那】【时】【在】【崔】【老】【师】【的】【班】【里】【,】【我】【的】【奖】【学】【金】【和】【助】【学】【金】【都】【是】【最】【高】【的】【,】【无】【疑】【我】【是】【最】【受】【崔】【老】【师】【关】【注】【的】【几】【个】【同】【学】【之】【一】【。】【当】【时】【学】【校】【有】【一】【个】【校】【办】【印】【刷】【厂】【,】【时】【不】【时】【需】【要】【帮】【忙】【,】【崔】【老】【师】【就】【在】【上】【自】【习】【的】【时】【候】【给】【我】【和】【另】【外】【一】【个】【家】【庭】【贫】【困】【的】【同】【学】【放】【假】【,】【让】【我】【们】【去】【印】【刷】【厂】【帮】【忙】【,】【这】【样】【的】【忙】【不】【白】【帮】【,】【每】【次】【都】【要】【给】【点】【小】【费】【补】【偿】【的】【。】【虽】【说】【也】【就】【是】【三】【块】【五】【块】【的】【事】【儿】【,】【这】【样】【的】【时】【候】【也】【不】【会】【很】【多】【,】【但】【我】【却】【牢】【牢】【地】【记】【在】【心】【里】【,】【因】【为】【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挣】【“】【工】【资】【”】【呢】【。】【<】【b】【r】【>】【 】【 】【还】【有】【一】【次】【,】【老】【师】【的】【关】【注】【让】【我】【很】【感】【动】【。】【那】【是】【一】【个】【接】【近】【元】【旦】【的】【日】【子】【,】【天】【很】【冷】【。】【老】【师】【把】【我】【和】【另】【外】【两】【名】【学】【生】【叫】【到】【办】【公】【室】【,】【布】【置】【外】【出】【参】【加】【语】【数】【外】【三】【科】【竞】【赛】【的】【事】【情】【。】【当】【时】【我】【穿】【着】【的】【红】【格】【子】【棉】【鞋】【脚】【头】【有】【些】【开】【裂】【,】【因】【为】【还】【不】【到】【返】【家】【时】【间】【没】【有】【及】【时】【将】【开】【裂】【的】【地】【方】【缝】【补】【,】【看】【起】【来】【就】【像】【露】【出】【“】【洞】【天】【”】【的】【样】【子】【。】【于】【是】【我】【站】【在】【那】【里】【格】【外】【窘】【迫】【,】【感】【觉】【我】【的】【鞋】【上】【那】【开】【裂】【的】【地】【方】【好】【像】【藏】【着】【极】【大】【的】【秘】【密】【,】【就】【怕】【别】【人】【的】【眼】【睛】【看】【过】【来】【。】【于】【是】【,】【我】【的】【一】【只】【脚】【不】【由】【自】【主】【地】【往】【另】【外】【一】【只】【脚】【后】【缩】【。】【但】【最】【后】【还】【是】【被】【崔】【老】【师】【发】【现】【了】【。】【他】【很】【含】【蓄】【地】【嘱】【咐】【我】【们】【说】【:】【“】【到】【了】【那】【里】【(】【参】【赛】【的】【学】【校】【)】【,】【不】【要】【一】【看】【他】【们】【其】【他】【学】【校】【的】【学】【生】【比】【我】【们】【的】【个】【子】【高】【、】【穿】【得】【好】【就】【心】【慌】【。】【记】【住】【,】【我】【们】【的】【真】【本】【事】【在】【脑】【子】【里】【,】【对】【自】【己】【一】【定】【要】【有】【自】【信】【啊】【,】【这】【是】【考】【好】【的】【保】【证】【。】【”】【遗】【憾】【的】【是】【那】【次】【我】【竞】【赛】【成】【绩】【很】【一】【般】【,】【辜】【负】【了】【他】【的】【期】【望】【。】【<】【b】【r】【>】【 】【 】【崔】【老】【师】【在】【我】【们】【中】【间】【也】【是】【有】【外】【号】【的】【,】【这】【个】【外】【号】【是】【一】【届】【一】【届】【学】【生】【传】【下】【来】【的】【,】【是】【一】【个】【很】【难】【听】【的】【名】【称】【—】【—】【“】【小】【钢】【炮】【”】【。】【名】【字】【的】【来】【由】【据】【我】【分】【析】【有】【二】【:】【一】【是】【崔】【老】【师】【长】【得】【紧】【凑】【而】【又】【壮】【实】【,】【面】【黑】【,】【说】【话】【利】【落】【,】【给】【人】【感】【觉】【是】【很】【有】【爆】【发】【力】【的】【那】【种】【。】【二】【是】【他】【对】【我】【们】【要】【求】【太】【严】【格】【,】【即】【“】【说】【到】【做】【到】【,】【不】【放】【空】【炮】【”】【的】【那】【种】【。】【崔】【老】【师】【住】【二】【十】【里】【外】【的】【另】【一】【个】【县】【城】【的】【乡】【村】【,】【从】【他】【家】【到】【学】【校】【是】【一】【路】【上】【坡】【,】【那】【个】【长】【长】【的】【坡】【是】【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垣】【坡】【,】【只】【能】【堆】【着】【车】【子】【走】【。】【很】【奇】【怪】【的】【是】【,】【那】【时】【他】【规】【定】【我】【们】【早】【六】【点】【起】【床】【跑】【步】【,】【每】【每】【我】【们】【晨】【起】【时】【分】【想】【到】【他】【昨】【晚】【已】【回】【家】【想】【偷】【懒】【时】【,】【他】【就】【已】【经】【在】【外】【面】【很】【响】【亮】【地】【吆】【喝】【我】【们】【起】【床】【了】【。】【于】【是】【我】【们】【只】【好】【一】【边】【急】【匆】【匆】【地】【穿】【衣】【服】【一】【边】【絮】【絮】【叨】【叨】【地】【埋】【怨】【着】【这】【个】【“】【小】【钢】【炮】【”】【给】【我】【们】【带】【来】【的】【麻】【烦】【。】【<】【b】【r】【>】【 】【 】【出】【操】【的】【时】【候】【,】【他】【很】【少】【与】【我】【们】【一】【起】【跑】【步】【,】【可】【能】【是】【一】【路】【上】【跋】【涉】【太】【艰】【辛】【了】【吧】【,】【他】【只】【站】【在】【那】【里】【数】【圈】【数】【,】【所】【以】【谁】【跑】【慢】【了】【跑】【快】【了】【跑】【少】【了】【跑】【多】【了】【他】【心】【里】【一】【清】【二】【楚】【。】【那】【时】【我】【患】【有】【关】【节】【炎】【,】【跑】【步】【速】【度】【不】【能】【太】【快】【,】【一】【跑】【快】【了】【就】【有】【要】【摔】【倒】【的】【感】【觉】【。】【这】【时】【,】【崔】【老】【师】【就】【站】【在】【一】【边】【很】【严】【厉】【地】【说】【:】【“】【张】【海】【迪】【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能】【这】【样】【吗】【?】【”】【那】【时】【崔】【老】【师】【总】【是】【愿】【意】【给】【我】【们】【读】【一】【些】【报】【道】【张】【海】【迪】【事】【迹】【的】【文】【章】【,】【可】【能】【在】【他】【的】【心】【里】【,】【我】【们】【应】【该】【以】【张】【海】【迪】【为】【榜】【样】【。】【但】【那】【时】【的】【我】【心】【里】【想】【着】【,】【我】【又】【没】【把】【自】【己】【当】【张】【海】【迪】【,】【真】【可】【笑】【啊】【。】【临】【了】【还】【把】【他】【对】【我】【讲】【的】【话】【讲】【给】【其】【他】【同】【学】【开】【心】【。】【<】【b】【r】【>】【 】【 】【但】【在】【崔】【老】【师】【,】【他】【的】【话】【就】【是】【他】【的】【想】【法】【,】【在】【他】【心】【里】【,】【他】【真】【的】【把】【我】【比】【了】【张】【海】【迪】【,】【比】【了】【女】【排】【姑】【娘】【。】【这】【从】【我】【上】【了】【高】【中】【后】【他】【给】【我】【的】【一】【封】【信】【中】【可】【以】【得】【知】【。】【那】【时】【,】【我】【告】【别】【崔】【老】【师】【是】【以】【他】【的】【弟】【子】【的】【第】【一】【名】【也】【是】【乡】【里】【第】【一】【名】【的】【成】【绩】【离】【开】【的】【,】【但】【离】【开】【后】【并】【没】【有】【一】【封】【信】【写】【给】【他】【,】【因】【为】【自】【己】【进】【了】【高】【中】【后】【有】【一】【些】【不】【如】【意】【。】【后】【来】【是】【崔】【老】【师】【托】【别】【人】【捎】【过】【来】【一】【句】【话】【,】【说】【“】【让】【小】【鱼】【给】【我】【写】【封】【信】【吧】【”】【。】【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我】【真】【的】【是】【一】【时】【无】【言】【,】【对】【于】【敬】【爱】【的】【崔】【老】【师】【,】【我】【与】【其】【说】【是】【忘】【记】【不】【如】【说】【是】【无】【颜】【啊】【。】【等】【到】【后】【来】【我】【也】【做】【了】【老】【师】【,】【试】【着】【从】【一】【个】【老】【师】【的】【角】【度】【来】【看】【崔】【老】【师】【的】【做】【法】【,】【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地】【伤】【了】【老】【师】【的】【心】【。】【然】【后】【是】【慌】【忙】【写】【了】【信】【给】【崔】【老】【师】【,】【告】【诉】【他】【我】【的】【近】【况】【,】【然】【后】【就】【得】【到】【了】【老】【师】【洋】【洋】【千】【余】【言】【的】【回】【信】【。】【其】【中】【有】【一】【句】【说】【:】【“】【昨】【天】【晚】【上】【我】【看】【中】【国】【女】【排】【赛】【,】【我】【想】【起】【了】【你】【”】【,】【因】【为】【这】【句】【话】【与】【“】【张】【海】【迪】【”】【的】【典】【故】【异】【曲】【同】【工】【,】【在】【我】【的】【意】【识】【里】【格】【外】【鲜】【明】【。】【至】【此】【,】【我】【真】【正】【了】【解】【了】【崔】【老】【师】【在】【我】【身】【上】【的】【良】【苦】【用】【心】【。】

专业月嫂:从3位父亲佬的年会说话看浙企直面“佰年不拥有之父亲变局”

【<】【b】【r】【>】【 】【 】【2】【0】【1】【4】【年】【8】【月】【1】【9】【日】【,】【《】【中】【国】【青】【年】【报】【》】【刊】【发】【肖】【鹰】【文】【章】【《】【“】【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后】【,】【迅】【速】【引】【发】【争】【鸣】【,】【遂】【成】【热】【点】【事】【件】【。】【文】【中】【称】【韩】【寒】【是】【“】【一】【个】【必】【须】【清】【理】【的】【反】【智】【主】【义】【招】【牌】【”】【,】【甚】【至】【是】【中】【国】【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而】【清】【理】【这】【一】【丑】【闻】【,】【“】【是】【肃】【清】【2】【0】【世】【纪】【以】【来】【对】【中】【国】【文】【化】【毒】【害】【极】【深】【的】【反】【智】【主】【义】【流】【毒】【。】【”】【<】【b】【r】【>】【 】【 】【文】【章】【中】【肖】【鹰】【梳】【理】【了】【韩】【寒】【成】【名】【史】【,】【认】【为】【韩】【寒】【被】【虚】【假】【塑】【造】【成】【“】【天】【才】【少】【年】【作】【家】【”】【“】【公】【民】【意】【见】【领】【袖】【”】【,】【并】【重】【提】【“】【韩】【寒】【代】【笔】【门】【”】【事】【件】【,】【表】【示】【“】【年】【届】【3】【0】【岁】【的】【作】【家】【韩】【寒】【缺】【少】【合】【格】【高】【中】【毕】【业】【生】【应】【备】【的】【文】【史】【知】【识】【,】【缺】【少】【当】【代】【成】【熟】【青】【年】【应】【有】【的】【语】【言】【表】【达】【能】【力】【,】【更】【加】【缺】【少】【有】【教】【养】【的】【当】【代】【青】【年】【必】【备】【的】【社】【会】【道】【德】【观】【念】【”】【。】【肖】【鹰】【表】【示】【,】【他】【写】【这】【篇】【文】【章】【提】【韩】【寒】【电】【影】【《】【后】【会】【无】【期】【》】【只】【是】【“】【起】【因】【”】【,】【实】【际】【是】【想】【让】【人】【们】【重】【新】【关】【注】【和】【“】【清】【理】【”】【韩】【寒】【当】【年】【不】【了】【了】【之】【的】【代】【笔】【事】【件】【。】【<】【b】【r】【>】【 】【 】【争】【论】【一】【触】【即】【发】【。】【对】【于】【韩】【寒】【,】【肖】【鹰】【给】【出】【了】【中】【国】【文】【坛】【第】【一】【丑】【闻】【的】【断】【言】【,】【而】【反】【驳】【者】【则】【认】【为】【,】【打】【油】【诗】【喜】【获】【鲁】【奖】【才】【是】【更】【大】【的】【丑】【闻】【。】【无】【论】【如】【何】【,】【我】【们】【谈】【起】【当】【代】【青】【年】【作】【家】【,】【一】【定】【绕】【不】【过】【韩】【寒】【两】【个】【字】【—】【—】【人】【们】【总】【是】【喜】【欢】【看】【到】【桀】【骜】【不】【驯】【的】【青】【年】【才】【俊】【挑】【战】【老】【迈】【的】【权】【威】【,】【韩】【寒】【无】【疑】【是】【曾】【经】【的】【舆】【论】【场】【中】【最】【耀】【眼】【之】【人】【。】【但】【“】【代】【笔】【门】【”】【事】【件】【对】【成】【名】【后】【的】【韩】【寒】【来】【说】【无】【疑】【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如】【今】【肖】【鹰】【的】【文】【章】【再】【次】【揭】【开】【了】【那】【个】【看】【似】【愈】【合】【,】【但】【只】【是】【被】【有】【意】【识】【遗】【忘】【,】【至】【今】【仍】【然】【没】【有】【愈】【合】【的】【伤】【疤】【。】【<】【b】【r】【>】【 】【 】【【】【回】【放】【】】【<】【b】【r】【>】【 】【 】【韩】【寒】【被】【质】【疑】【造】【假】【事】【件】【,】【又】【称】【“】【韩】【寒】【代】【笔】【门】【”】【“】【方】【韩】【之】【争】【”】【“】【韩】【寒】【写】【作】【诈】【骗】【事】【件】【”】【,】【发】【生】【于】【2】【0】【1】【2】【年】【初】【,】【最】【初】【是】【质】【疑】【青】【年】【作】【家】【、】【赛】【车】【手】【韩】【寒】【有】【作】【品】【由】【他】【人】【代】【写】【,】【后】【来】【演】【变】【为】【全】【方】【位】【质】【疑】【韩】【寒】【,】【包】【括】【其】【写】【作】【能】【力】【、】【个】【人】【经】【历】【、】【身】【高】【和】【赛】【车】【成】【绩】【等】【。】【此】【事】【件】【最】【初】【由】【I】【T】【博】【客】【作】【者】【麦】【田】【发】【起】【,】【其】【后】【科】【普】【作】【家】【、】【“】【打】【假】【斗】【士】【”】【方】【舟】【子】【参】【与】【并】【成】【为】【质】【疑】【韩】【寒】【的】【领】【军】【人】【物】【,】【随】【后】【极】【多】【的】【名】【人】【和】【普】【通】【网】【友】【都】【参】【与】【其】【中】【,】【引】【发】【广】【泛】【争】【论】【。】【与】【韩】【寒】【成】【名】【关】【系】【密】【切】【,】【在】【其】【遭】【到】【质】【疑】【之】【后】【仍】【然】【力】【挺】【韩】【寒】【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公】【知】【群】【体】【等】【,】【都】【因】【此】【受】【到】【争】【议】【。】【<】【b】【r】【>】【 】【 】【事】【件】【背】【景】【<】【b】【r】【>】【 】【 】【自】【从】【韩】【寒】【1】【9】【9】【9】【年】【出】【版】【《】【三】【重】【门】【》】【并】【于】【次】【年】【退】【学】【,】【他】【就】【被】【视】【为】【反】【应】【试】【教】【育】【的】【典】【型】【,】【对】【青】【少】【年】【有】【着】【巨】【大】【影】【响】【力】【。】【2】【0】【0】【8】【年】【,】【韩】【寒】【开】【始】【在】【新】【浪】【博】【客】【发】【表】【时】【政】【博】【文】【,】【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网】【络】【人】【物】【之】【一】【。】【其】【成】【名】【过】【程】【,】【被】【后】【来】【的】【质】【疑】【者】【称】【为】【“】【韩】【寒】【神】【话】【”】【。】【<】【b】【r】【>】【 】【 】【自】【韩】【寒】【成】【名】【以】【来】【,】【对】【他】【的】【争】【议】【就】【一】【直】【存】【在】【,】【主】【要】【集】【中】【在】【其】【反】【对】【应】【试】【教】【育】【、】【攻】【击】【文】【学】【界】【前】【辈】【、】【作】【品】【肤】【浅】【等】【方】【面】【。】【也】【曾】【有】【人】【怀】【疑】【过】【韩】【寒】【代】【笔】【或】【诚】【信】【问】【题】【,】【如】【徐】【冲】【、】【胡】【胜】【华】【,】【但】【都】【没】【有】【引】【起】【大】【的】【反】【响】【。】【<】【b】【r】【>】【 】【 】【2】【0】【1】【1】【年】【年】【底】【,】【韩】【寒】【发】【表】【了】【被】【称】【为】【“】【韩】【三】【篇】【”】【的】【《】【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引】【发】【思】【想】【大】【讨】【论】【。】【<】【b】【r】【>】【 】【 】【事】【件】【经】【过】【<】【b】【r】【>】【 】【 】【麦】【田】【发】【起】【质】【疑】【<】【b】【r】【>】【 】【 】【2】【0】【1】【2】【年】【1】【月】【1】【5】【日】【,】【在】【公】【众】【对】【“】【韩】【三】【篇】【”】【热】【烈】【讨】【论】【之】【际】【,】【I】【T】【人】【士】【麦】【田】【在】【新】【浪】【博】【客】【发】【表】【博】【文】【《】【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质】【疑】【韩】【寒】【部】【分】【作】【品】【的】【真】【实】【性】【,】【怀】【疑】【其】【是】【商】【业】【包】【装】【的】【结】【果】【,】【其】【团】【队】【努】【力】【将】【其】【塑】【造】【成】【集】【阳】【光】【赛】【车】【手】【、】【“】【受】【迫】【害】【者】【”】【、】【少】【年】【天】【才】【三】【者】【于】【一】【身】【的】【人】【物】【。】【<】【b】【r】【>】【 】【 】【此】【文】【发】【表】【后】【韩】【寒】【很】【快】【回】【应】【,】【悬】【赏】【两】【千】【万】【求】【代】【笔】【证】【据】【。】【很】【多】【相】【关】【人】【士】【作】【证】【驳】【斥】【麦】【田】【,】【麦】【田】【在】【1】【月】【1】【8】【日】【凌】【晨】【发】【表】【《】【三】【重】【疑】【》】【继】【续】【质】【疑】【后】【,】【不】【堪】【压】【力】【,】【在】【同】【日】【晚】【发】【表】【博】【客】【,】【称】【对】【韩】【寒】【的】【质】【疑】【证】【据】【不】【足】【,】【向】【韩】【寒】【道】【歉】【,】【退】【出】【质】【疑】【。】【<】【b】【r】【>】【 】【 】【方】【舟】【子】【加】【入】【质】【疑】【<】【b】【r】【>】【 】【 】【在】【韩】【寒】【1】【6】【日】【提】【出】【悬】【赏】【2】【0】【0】【0】【万】【找】【代】【笔】【证】【据】【之】【后】【,】【方】【舟】【子】【一】【开】【始】【只】【是】【围】【观】【和】【调】【侃】【。】【但】【韩】【寒】【在】【1】【月】【1】【8】【日】【的】【《】【正】【常】【文】【章】【一】【篇】【》】【里】【指】【责】【方】【舟】【子】【造】【谣】【,】【并】【变】【相】【讽】【刺】【方】【舟】【子】【脱】【发】【。】【方】【舟】【子】【回】【应】【以】【《】【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方】【韩】【大】【战】【正】【式】【开】【始】【。】【<】【b】【r】【>】【 】【 】【从】【1】【月】【1】【8】【日】【到】【1】【月】【2】【9】【日】【,】【方】【舟】【子】【陆】【续】【发】【文】【8】【篇】【,】【主】【要】【对】【韩】【寒】【早】【期】【文】【章】【进】【行】【文】【本】【分】【析】【,】【质】【疑】【韩】【寒】【是】【“】【少】【年】【天】【才】【”】【。】【当】【时】【正】【值】【春】【节】【长】【假】【,】【大】【量】【的】【网】【友】【被】【吸】【引】【,】【争】【论】【激】【烈】【,】【网】【友】【讨】【论】【主】【要】【集】【中】【在】【新】【浪】【微】【博】【和】【“】【凯】【迪】【”】【“】【天】【涯】【”】【两】【个】【论】【坛】【。】【<】【b】【r】【>】【 】【 】【1】【月】【2】【9】【日】【方】【舟】【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称】【韩】【寒】【百】【分】【百】【是】【有】【请】【“】【代】【笔】【”】【,】【称】【“】【韩】【寒】【是】【被】【包】【装】【出】【来】【的】【,】【他】【在】【十】【几】【年】【前】【就】【不】【是】【真】【正】【的】【少】【年】【天】【才】【,】【东】【西】【都】【是】【别】【人】【替】【他】【写】【的】【,】【所】【以】【,】【要】【把】【神】【话】【打】【破】【,】【揭】【露】【骗】【局】【。】【”】【<】【b】【r】【>】【 】【 】【韩】【寒】【诉】【诸】【法】【律】【<】【b】【r】【>】【 】【 】【1】【月】【2】【9】【日】【凌】【晨】【,】【韩】【寒】【通】【过】【路】【金】【波】【的】【微】【博】【宣】【布】【,】【其】【已】【委】【托】【律】【师】【就】【方】【舟】【子】【质】【疑】【韩】【寒】【一】【事】【在】【上】【海】【提】【起】【法】【律】【诉】【讼】【。】【<】【b】【r】【>】【 】【 】【对】【于】【韩】【寒】【的】【起】【诉】【,】【方】【舟】【子】【发】【表】【了】【五】【点】【声】【明】【,】【表】【示】【将】【继】【续】【分】【析】【署】【名】【韩】【寒】【的】【文】【章】【。】【<】【b】【r】【>】【 】【 】【2】【月】【3】【日】【,】【韩】【寒】【向】【上】【海】【市】【普】【陀】【区】【法】【院】【递】【交】【诉】【状】【,】【起】【诉】【方】【舟】【子】【名】【誉】【侵】【权】【。】【2】【月】【9】【日】【,】【上】【海】【市】【普】【陀】【区】【法】【院】【正】【式】【立】【案】【。】【第】【二】【天】【,】【韩】【寒】【委】【托】【律】【师】【撤】【诉】【,】【理】【由】【是】【要】【合】【并】【到】【金】【山】【法】【院】【起】【诉】【,】【同】【日】【从】【金】【山】【法】【院】【取】【回】【诉】【讼】【材】【料】【。】【至】【今】【韩】【寒】【方】【面】【未】【再】【起】【诉】【。】【<】【b】【r】【>】【 】【 】【对】【《】【光】【明】【与】【磊】【落】【》】【的】【争】【议】【<】【b】【r】【>】【 】【 】【4】【月】【1】【日】【,】【韩】【寒】【小】【说】【《】【三】【重】【门】【》】【手】【稿】【《】【光】【明】【与】【磊】【落】【》】【正】【式】【出】【版】【。】【方】【舟】【子】【等】【人】【认】【为】【,】【手】【稿】【中】【并】【没】【有】【大】【量】【的】【改】【动】【,】【完】【全】【不】【是】【小】【说】【应】【有】【的】【创】【作】【过】【程】【,】【所】【以】【《】【三】【重】【门】【》】【手】【稿】【系】【韩】【寒】【抄】【写】【而】【成】【。】【而】【韩】【寒】【则】【回】【应】【称】【,】【《】【三】【重】【门】【》】【确】【实】【是】【“】【一】【次】【写】【成】【”】【的】【,】【只】【有】【由】【于】【创】【作】【经】【验】【不】【足】【,】【第】【一】【次】【写】【长】【篇】【小】【说】【,】【前】【面】【的】【1】【0】【万】【字】【全】【部】【废】【掉】【,】【废】【弃】【的】【文】【字】【也】【收】【录】【于】【《】【光】【明】【与】【磊】【落】【》】【中】【。】【方】【舟】【子】【等】【人】【通】【过】【手】【稿】【发】【现】【,】【其】【中】【典】【型】【的】【抄】【写】【错】【误】【比】【比】【皆】【是】【。】【<】【b】【r】【>】【 】【 】【韩】【仁】【均】【博】【客】【的】【发】【现】【<】【b】【r】【>】【 】【 】【1】【1】【月】【1】【6】【日】【,】【网】【友】【们】【发】【现】【韩】【寒】【的】【《】【谈】【革】【命】【》】【等】【博】【文】【,】【先】【发】【于】【韩】【仁】【均】【的】【博】【客】【上】【。】【<】【b】【r】【>】【 】【 】【社】【会】【反】【响】【<】【b】【r】【>】【 】【 】【这】【次】【事】【件】【在】【社】【会】【上】【,】【尤】【其】【是】【网】【络】【上】【引】【起】【巨】【大】【争】【议】【。】【有】【人】【支】【持】【韩】【寒】【,】【认】【为】【方】【舟】【子】【行】【为】【属】【“】【有】【罪】【推】【理】【”】【,】【而】【也】【有】【人】【认】【为】【这】【是】【正】【常】【的】【质】【疑】【,】【应】【当】【鼓】【励】【。】【同】【时】【,】【对】【于】【方】【舟】【子】【的】【行】【为】【究】【竟】【是】【属】【于】【合】【理】【的】【质】【疑】【和】【文】【学】【批】【评】【,】【还】【是】【属】【于】【侵】【犯】【他】【人】【荣】【誉】【权】【、】【构】【陷】【,】【甚】【至】【故】【意】【抹】【黑】【,】【不】【同】【方】【的】【支】【持】【者】【对】【此】【都】【有】【明】【显】【不】【同】【的】【解】【读】【。】【<】【b】【r】【>】【 】【 】【【】【众】【评】【】】【<】【b】【r】【>】【 】【 】【肖】【鹰】【撰】【文】【狂】【批】【韩】【寒】【,】【在】【媒】【体】【上】【扩】【散】【后】【引】【发】【广】【泛】【热】【议】【,】【其】【中】【关】【于】【文】【艺】【批】【评】【的】【方】【式】【,】【也】【引】【发】【业】【内】【人】【士】【深】【入】【讨】【论】【。】【<】【b】【r】【>】【 】【 】【“】【无】【论】【韩】【寒】【还】【是】【郭】【敬】【明】【,】【都】【是】【善】【良】【、】【努】【力】【并】【且】【坚】【强】【的】【好】【青】【年】【。】【多】【少】【人】【批】【他】【们】【,】【他】【们】【仍】【然】【埋】【头】【做】【事】【。】【大】【家】【也】【都】【能】【看】【到】【他】【们】【的】【成】【长】【。】【就】【算】【拍】【了】【烂】【片】【又】【算】【什】【么】【(】【我】【都】【没】【看】【过】【,】【不】【知】【烂】【与】【不】【烂】【)】【,】【张】【艺】【谋】【还】【拍】【过】【烂】【片】【哩】【。】【多】【少】【好】【导】【演】【都】【是】【从】【烂】【片】【中】【成】【长】【起】【来】【的】【。】【这】【样】【的】【年】【轻】【人】【,】【其】【实】【是】【励】【志】【榜】【样】【,】【应】【该】【爱】【护】【而】【不】【是】【打】【击】【。】【”】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清点:智能创造2015年度优秀示例处理方案,2020威海考研:史纲核考点背诵整顿理(六),多吃白菜拥有利强大健,但要剩意吃错也很“要”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